• 首頁 > 本網動態 > 觀點 > 正文

    開放共享,交通數據的治理與“經營”(上)

    2021-01-20 09:09:44 來源:its114.com 作者:董海龍 評論:
    分享到:

    12月23日,國家發改委、中央網信辦、工信部、國家能源局四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加快構建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協同創新體系的指導意見》,開篇第一句就是“數據是國家基礎戰略性資源和重要生產要素”。交通數據呢?自然也是戰略性資源和重要生產要素,而且是社會治理現代化所需數據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些年,互聯網企業在智慧交通行業高歌猛進,無一不是以數據以及數據處理為核心在拓展業務,將數據視為一種資源,數據處理、分析作為一種核心能力,已經是行業認可的一個觀點,但將交通數據視為一種可經營的資源要素,還未形成普遍認知。ITS114試圖從交通數據共享共用的角度出發,對數據治理和數據經營進行簡單闡述,希望對您有所啟發。

    交通數據采集和運營方


    交通領域的數據多種多樣,來源也很多元化,就ITS114總結,主要有交通運輸管理部門(運管、路政、綜合執法、公路運營等)、交通管理部門(交管/交警)、運輸生產單位(運輸企業以及渣土、工程機械、互聯網出行等企業)、信息服務單位(出行信息服務平臺、車隊管理運營商、停車信息服務、網絡貨運平臺/智慧物流、汽車維修電子檔案、聯網售票等)四大類。

    整體而言,交通運輸、交管所掌握的數據最為龐大和宏觀,也都涉及到流量、安全、執法,運輸生產單位采集到的信息主要為生產管理和服務所需要的軌跡、駕駛行為以及貨物本身信息,信息服務單位則以商業化為主導,采集到的數據有多有寡,和前三者也有重合,甚至服務對象就是前三者之一,但導向性很明確。

    交通數據應用場景


    首先就是執法,執法目的主要是為了安全。擁有執法權的,主要是兩個管理部門,交警以及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部門,交警執法面向所有車輛和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則主要面向營運車輛和運輸企業。兩者也有聯合執法,比較典型和成熟的,就是治超,其次在部分城市,渣土車運營管理也是聯合執法,兩客一危等重點車輛的超速、禁行時間上路等違法行為也在逐步建立聯合執法,對車主的扣分罰款基本上由交警來執行,對運輸企業的懲戒則由交通運輸部門執行。

    此外,還有非法營運(包括客運和貨運)的執法,則主要由運輸部門執行,但交警也有權利查處,但最后的處罰措施則由運輸部門來執行。

    其次是效率,提升交通運行效率。主要分為三個方面,一是交通信號放行效率提升,二是包括停車誘導、在途交通誘導,三是出行路徑規劃和一站式出行。

    第三是管理。包括運輸企業安全生產管理(超員超載超速疲勞駕駛等)、公路等基礎設施管理、道路交通秩序管理(擁堵、事故處理、禁行限行管控等)、車駕管、大型活動和節假日等非常態交通組織及應急指揮等。

    image.png

    第四是商業化。服務于出行、運輸過程中的全過程或某一環節,包括出行服務平臺、停車服務平臺、網絡貨運平臺、二手車交易平臺、涉車金融、車載信息服務等。

    image.png

    交通數據的數據共享


    經過二十多年的建設應用,我國智能交通行業逐步從外場建設為主轉向以數據應用為主的階段,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引入和深入,助推了這一轉型的快速發展。也因為“社會治理現代化”的需求,促使數據共享、復用以及跨部門、跨領域成為趨勢。

    在《關于加快構建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協同創新體系的指導意見》一文中,明確提出,要健全數據流通體制、機制,要促進政企數據對接融合,要深化政務數據共享共用。具體到交通領域,數據流通還不多見,但共享共用以及政企數據對接的需求已經有很多場景了。

    要實現交通數據的共享共用,首要一點就是要實現數據平臺的標準化,能夠滿足多部門、多單位的數據調取,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汪科在演講中就曾表示,要強化基礎平臺的共建共享、基礎數據的共享融合,實時獲取CIM平臺的交通數據,輔助城市的高質量管理,同時也依托平臺實現車聯網、車城網的互聯互通,提高城市交通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水平。現在,各類交通數據體量龐大、數據格式不統一,交付成果不通用,所以就需要打破行政和技術的壁壘,建立數據的標準、進行數據的綜合治理,實現數據資源的統一共享。怎么打破?除了自上而下的行政要求,自下而上的場景治理需求,也可以推動交通數據資源的共享共用。

    注:ITS114將傳統的智能交通應用定義為“交通數據的管理”,包括信號、電警卡口、誘導、測速以及基礎設施管理等等,甚至包括交通大腦,也都在這一范疇,本文并不對此進行闡述,只對跨領域的數據管理進行分享。

    營運車輛交通安全執法

    2013年全面推廣的營運車輛聯網聯控平臺以及全國道路貨運車輛公共監管與服務平臺,匯集了全國近1000萬輛兩客一危車輛和12噸以上重卡的實時軌跡、速度數據,用于安全生產監管。營運車輛強制安裝衛星定位設備,是2014年交通運輸、公安部等聯合發布的《道路運輸車輛動態監督管理辦法》規定,由交通運輸部門負責推動以及日常監管,在較長一段時間內,基于衛星定位設備采集的數據用于交通安全違法行為的執法,非常少見,主要原因,一是技術應用需要一個成長成熟階段,二是部門協作幾乎沒有,交警和交通運輸的數據共享以往更是罕見。

    實際上,2014年12月,公安行業標準《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衛星定位技術取證規范》正式實施,各地交警可以依據本市兩客一危動態監管平臺所采集數據,對超速等違法行為進行查處。隨著近幾年對道路交通安全生產事故責任的嚴厲查處,車輛智能動態監管以及運輸企業安全生產制度、培訓等,都成為可追責的環節,運輸部門對這一平臺日常考核的日趨嚴格,此類數據的有效性被逐步認可,不僅用于交通事故發生后的責任判定,也可用于超速、凌晨2~5點駕駛等行為的違法證據,還可用于駕駛員以及運輸企業的風險評級,因此各地交通、交警開始廣泛采用該數據。

    2020年12月,浙江省公安廳發布了《浙江省應用衛星定位技術查處道路運輸車輛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工作規范》,這是省一級公安部門對采信衛星定位數據用于交通安全違法行為執法的首個工作規范,從一個側面說明,在面對共同的交通安全風險面前,兩部門已經開始建立常態的數據共享機制。

    image.png

    陜西、河北等交警還建設了省一級重點營運車輛監管平臺,陜西省的“三客兩危一隧道”(班線客車、旅游包車、校車,危化品運輸車、危險路段,超長隧道)智能管理平臺2019年正式上線,對兩客一危車輛的超速執法非常嚴格,依據的就是基于衛星定位設備所采集的軌跡和速度數據。

    此外,近年來對重點車輛安全生產的進一步重視,部分省市交警開始購買營運車輛智能監管數據,包括所有在轄區境內行駛的省、市內外營運車輛軌跡和速度數據,也包括所有車輛登記在本地但長期行駛在外地的營運車輛軌跡和速度數據。

    高速公路相關數據共享

    2019年的省界收費站取消工作,保守估計,給全國高速公路視頻感知設備數量增加了8萬,而且2020年交通運輸部進一步推進公路視頻監控聯網,公路視頻監控全國聯網已經基本成形。此外,公安部交管局也在推進交通監控設備全國聯網,目前已經接入超過10萬套卡口、電警設備,用于緝查布控。

    按交通運輸部要求,高速公路要求每兩公里就要設置一個監控,全國15萬多公里高速公路通車里程,路段上至少要設置15萬個。而省界收費站取消工作建設道路近2.5萬個ETC門架,平均間距肯定要遠大于兩公里,大部分在兩條及以上高速公路交叉地帶,這可以作為公路視頻監控聯網的基礎,但不會是全部,所以全國高速公路視頻聯網設備數量最后會到多少,還無法估計,預計至少在20萬以上。

    很顯然,高速公路上還有諸多交警用的監控設備,包括測速等執法設備。

    那么,高速公路上的視頻設備可以共享共用嗎?部分設備是可以共享的,尤其在各地陸續推進智慧高速建設、應用的大背景下,至少非執法用途的視頻監控所采集數據,可以共享共用,在“一路三方(路政、交警、運營企業)”的合作框架下,流量數據、事件預警、事故信息、惡劣天氣等信息都可以共享共用,而不必再各自為戰,增加更多的視頻設備。

    即便是警用執法設備,也可以共享共用。2020年,交通運輸部印發《公路限速標志設計規范》,清理高速公路上不合理限速、測速,更為重要的是,山東全省取消了近600處高速公路單點測速設備的扣分、罰款功能,僅作為流量采集和交通事故責任認定。若是其他省份跟進,區間測速將取代單點測速,作為高速公路超速執法的最重要手段。

    南通交警日前就發布了一個詢價采購公告,要求充分利用江蘇高速路網現有的主線ETC龍門架抓拍攝像設備,進行區間測速。也就是說,龍門架上的視頻抓拍設備可以作為區間測速設備,但為了保證數據采集設備的有效性,需要對設備進行計量標定,系統應與北京時間同步,從特征圖片中讀取標準時鐘和被檢終端違法時間,時間誤差不超過1s。

    更為重要的是,現在多省市在推動智慧高速建設應用,全面感知即是其應用發展的基礎,將多方需求綜合起來考慮,統一規劃設計,建設數據共享交換機制,避免重復建設,提高部門協作能力,這應是技術推動協作的一個重要案例。

    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

    2018年底,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深化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的指導意見》,2019~2020年,各地陸續推進行政執法隊伍整合,各省市掛牌成立執法總隊、支隊。實際上,前文所提到的營運車輛智能動態監管系統,也可用于運輸行政執法,處罰對象包括駕駛員、運輸企業和動態監管服務企業,處罰行為包括安全生產管理體系不健全、動態監管不到位等,駕駛員多次考核排名末尾的,可以暫停、取消其營運車輛駕駛資格。

    除此之外,治超工作也是運輸綜合行政執法的重要內容,盡管已經是聯合治超,但運政部門是不可或缺的執法環節,部分地方也建立了“一超多罰”的治超執法機制,交警部門負責對駕駛員進行處罰,對運輸企業的處罰,則由運政部門執行,而數據都來自于各種稱重設備。

    image.png

    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所涵蓋的執法對象、內容比較廣泛,除以上所提到的重點營運車輛執法和治超之外,常見的一個執法內容就是對非法營運車輛的識別和打擊。現在一些一線城市在火車站、機場等交通樞紐的進出道路上,設置了視頻監控設備,利用車牌識別和大數據分析比對,來判別多次進出樞紐的疑似非法營運車輛,進行有針對性的緝查執法。這與高速公路視頻數據共享類似,樞紐內和進出樞紐的道路上所布設的視頻感知設備,也可以復用共享,包括治安、交警、運政執法等。不僅用于樞紐交通運行態勢感知、分析,也可以用于交警的緝查布控,運政的非法營運車輛識別、緝查,統一規劃和共享共用,各部門無需重復建設、布設視頻感知設備。

    OBD數據與精準治超

    我們知道,現在的治超工作都是基于在道路入口或者路段上安裝稱重設備,屬于被動式。今年北京交大的宋國華教授提出了基于OBD數據與道路環境的重卡車輛超載智能識別系統——“天秤”系統,系統基于OBD所采集到的車輛發動機運行數據,針對不同車型、速度、載重、坡度、道路類型等影響因素,建立了2.4萬組高分辨率的車輛和發動機工況圖譜庫,研發了車輛載重自學習人工智能算法與平臺系統。

    眾所周知的是,生態環境部在近兩年推動了國四國五柴油車車輛尾氣排放遠程監控系統的建設應用,全國6、7百萬重卡車輛基本上都免費安裝了OBD設備,也就是說,理論上,都可以基于OBD數據以及道路條件、車型等數據,實現發動機運行情況實時分析。如果發動機工況長時間明顯超出正常載重下的運行指標,那么該車輛超載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ITS114認為,若是將該系統進行改進,設置不同車型超載運行條件下的發動機工況預警閥值,則可以將該系統用于精準治超,類似于緝查布控系統或者非法營運車的識別分析系統,系統報警后,再安排執法人員上路攔截、并進行檢查,疑似嚴重超載的,強制引導稱重。

    當然,這只是ITS114的一個設想。

    除以上幾種尚未普遍推廣的數據共享場景外,交警采用互聯網數據實現宏觀交通運行態勢感知、分析,為區域交通信號優化配時等場景已經較為普遍,這里就不再贅述。

  • 關鍵字: 交通管理 交通數據
  •    責任編輯:黑蘿莉
  • 每周新聞精選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贊助
  • 黄色网站,黄色电影,黄色片,黄色影片,黄色三级片,黄色视频,成人免费视频,黄色电影网